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青春美文 >

青春老了,我们也该散场了

2017-12-08 13:27 来源:网络 
本网注:原文标题:《总有人偷偷爱着你|青春老了,我们也该散了。》


最难过的,莫过于你遇到一个特别的人,却明白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都不得不放弃。
 
—1—
 
天将近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雪,稀稀落落,像被风无意吹落的一树梨花随意飘散。
 
我站在六楼阳台,看着楼道上、操场上手拉着手在雪中飞奔的情侣,突然很想恋阿十,冷风将一片片雪花吹打在我脸上,它们在眼里融化,变成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落在冰冷的地上。
 
旁边一对拥抱在一起的情侣,女生说都匀的冬天很少下雪,下雪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一段凄美的爱情要发生,男生说她迷信,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
 
站在一旁的我,信了这些话。
 
我仿佛看见阿十的脸,在雪花飞舞的空中一遍一遍的被放大,连"呼呼"的寒风也掺和着他的声音。
 
我转身,飞奔上去他城市的车,来不及打个电话告诉他我要去找他的消息,在安静的车厢里,"给他一个惊喜吧。"我这样想。
 
大概年轻时候的爱情,就是这样,你想他了,不管前方隔着多大的阻碍,你都会想方设法的冲到他面前,哪怕只是看上一眼,听一听他的声音。
 
打车来到他的学校,刚打开车门,便看见他牵着一个女生的手缓缓走出校门,离我大概十米的距离,他看见了我。
 
有时候缘分,就像你们之间被绑了一条看不见的线,无论走到哪里,这条线总能将对方牵引着来到彼此身边。
 
我一只脚已然落了地,半个身子还在车里,手悬在半空中不知所措,保持那个姿势僵持了好一会,司机不耐烦的催我赶紧下车。
 
"你怎么来了"他走近我,轻轻抱住了我,他旁边那个女孩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我亦用羡慕的眼神看了一眼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刚好路过你们学校,就想着进来逛一逛,顺便看能不能遇到你。"我漫不经心的说,在他面前,我练就了说话不会脸红的本领。
 
他说那是他新交的女朋友,叫微微。他向微微介绍我的时候,不等他说出口我便说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姐姐,一听这话,微微对我的防备便没有了,他尴尬的用手挠了挠头,似乎对我刚刚的说法有些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他说要带我去市区里玩,叫微微先回寝室,我有一种"抢了别人男朋友到处炫耀"的感觉,我说你丢下她陪我就不怕她生气么,他说"你比她重要啊。"
 
"你比她重要。"这句话如同蜂蜜,将我苦涩的心染得香甜,却又引来一群蜜蜂,将我那颗心蟹得千疮百孔。
 
我与阿十沿着新修的柏油路走了好久,一路上他向我摆着他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说得激动的时候,他会跳上稍高的石梯开始手舞足蹈,像极了幼稚园的小朋友。
 
空气中弥漫着细细的雨丝,将我的头发融成一股一股的紧紧贴在脸上,那样子有些滑稽,他的头上也开始蘸有细细的水珠,他将他那件厚厚的外套脱下来套在我头上,我拒绝,他说男孩子本来就要多照顾一点女孩子,还故作很热的样子说他一点都不冷。
 
与他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黑夜告诉我们,该找个落脚的地方了。阿十不好意思的说他出来得急,身上只带了一百多块钱。我明白他想说什么便打断他说我这个月刚好钱包负数,最后我们开了一个简陋的大单间。
 
阿十从来不会怀疑我说话的真假,无论我说什么他都深信不疑,我觉得我就像电视里的"心机婊,"为了换一个与他独处的机会,编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简陋的房间里,我们躺在床上,空气中似乎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为了缓解尴尬,我们打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游戏,最后困得不行,阿十便倒头就睡,不一会儿便传来"呼呼"声。
 
我突然想起不知道听谁说的一句话"喜欢你的男生一定对你有那个想法,对你有那个想法的男生不一定喜欢你。"我睁大眼睛在一片漆黑的屋子里,彻夜未眠。
 
闭上眼,是黑,睁开眼,是夜。
 
阿十叫醒我的时候,我刚睡着一会儿,我说我要回学校了,他留我,说再陪他走一走,我坚决要离开。
 
他送我到车站,用手拨弄我耳边的碎发,他说"姐们儿,这次招待不周,下次带你吃喝嫖赌。"我笑着说吃喝还行,嫖赌就算了。
 
飞奔的客车,将他的身影一点一点拉小,我久久不肯将视线从他站的方位移开,眼泪小心的掉下来,又被纸巾快速吸干。
 
—2—
 
高中时的阿十,因为个子长得高,便被班主任拉来充班级篮球队的人数,只爱好唱歌跳舞的阿十,不得不每天放学后在操场上苦练投篮。
 
那天路过操场的我,不幸被他投偏了的篮球狠狠砸在鼻子上,用手摸了一下那流下来的液体,便一阵头晕目眩栽倒在地。
 
医务室的老师给我灌葡萄糖,我睁开眼看着他那张幸灾乐祸的脸,不由得火冒三丈,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晕血啊。"他坏坏一笑,我没理他,起身走出医务室。
 
"我很好奇,像你这样晕血的女生来大姨妈怎么办。"
 
"好奇害死猫你不知道么,要不是看你长得还可以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我愤愤的吼道。
 
"净说什么大实话嘛,长得帅是我的资本,不要羡慕哥,哥只是个传说。"他洋洋得意。
 
我对着这个自恋得不行的少年打了个寒颤,心想反正也吃亏了就狠狠敲诈他一笔,他答应了请我吃大餐的情求,时间订在周末,临走前还不忘丢下一句"哥不差钱,那天你尽管放空肚子吃。"
 
如他所愿,在我吃了三个鸡腿两个汉堡一份薯条一杯可乐两份炸鸡翅一份牛排的时候,他看了看钱包弱弱的说了句再吃下去他只能刷脸了,我才停下的,我说勉强三分饱,其实我早已撑得不行。
 
我们沿着公园散步直到傍晚,他很幽默,一路上把我逗笑得直不起腰。
 
他带我去广场,说要带我看一场免费的演出,好多人想看都得排队,说得我神魂颠倒的,对那场演出满怀期待。
 
在我看着他拿着吉他站在广场中央弹唱,前面还摆有一个专放钱的纸箱时,我就发誓,以后再也不听他吹的牛了。
 
他唱歌的样子很迷人,电吉他在他手里发出悦耳的声音,他唱得入迷,这个小小的空地,仿佛就是他的舞台,而他,就是那个舞台上的闪光点。
 
将钱投进箱子里的大多是和我一样穿着校服的女孩,她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想从他的歌声里了解他的一星半点,待他唱结束后,总是有几个面带羞涩的女孩向他索要联系方式。
 
"我免费把我联系方式给你,别人要都得付钱的。"送我回家的路上他不要脸的说,我一脸不情愿的把手机递给他,心里却乐开了花。
 
往后的日子里,我时常陪着他在夜幕降临时在广场边唱歌,他说这是有梦想的年轻人都会干的事,他要把这些收来的钱存起来买一把好一点的吉他,有时收到的钱多,他会带我去吃一顿宵夜,或者在路边买一个小玩偶送我,我说不应该用这些钱,他还是那句"我不差钱。"
 
我们的关系好得就像初谈恋爱的情侣,身边的朋友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但我们都说把对方当作"好兄弟。"
 
星期天的日子,抛开令人烦闷的卷子,他会叫上一群他的朋友然后带上我骑着自行车飞奔在城外的空旷道路上,有时会带上一些东西去野外烧烤,在清澈的小溪边,在浓密高大的树木上,我们会用石子刻上自己的名字。
 
青春不老,我们不散。
 
所谓人生,便是取决于,遇见谁。刚好我遇见了你,往后余生都是你。
 
这些字,被我一遍又一遍的刻在那些与他一同路过的风景中。
 
老师说高考就像一把筛子,一层一层的筛,不好的会全被筛下去,是否会留在筛子里,就决定了你以后的人生。
 
将近高考那几个月,我们都收起了玩心,加入学习的大部队中,但是每个星期天,我们还是会去野外玩上一阵,然后阿十用吉他弹着他最拿手的歌,跳他自创的舞,那是我们这群高三狗最放松的日子。
 
高考如期而至,考完最后一科从考场走出来,我们便立即开了个包房,在狭窄的房间里撕心裂肺的吼着,喝最烈的酒,抽最贵的眼,好像一挥手,就从过去中解脱出来了。
 
我们心心恋恋的大学,在前方等着我们,过去那段起早贪黑的日子也不会再重复了,我坐在房间的最角落,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将近三个月的假期时间让我们狂躁的心无处安放。我和阿十一商量,便决定摆夜摊赚点小钱,我们去两元店买了很多小玩具,最后以十元三样的价格卖出去。
 
天一黑我们便带上它们去夜市场占位置,将那些小玩具以最可观的方式摆好,阿十算叫喊吸引顾客,我算卖,起初并没有多少人光临,最后阿十使出他的杀手锏边卖边唱,吸引了好多顾客,我们的钱袋也变得鼓鼓的,一连卖了一个多月,我们赚了一笔可喜的钱,我用那些钱再加上我的零花钱给阿十买了一把吉他。
 
他高兴的抱着我在地上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我们都晕倒在地,仰望着天空,放声大笑,阿十也用他的钱带我去看了一个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
 
高考生生的将我们分隔两地,阿十在一所艺术大学学习音乐专业,而我,在一所专科学校充当着白衣天使,我们之间,隔着二十五公里的距离。
 
—3—
 
大学期间,阿十谈了很多女朋友,但都开始得早结束得早,阿十总是打电话给我说那些女生都很漂亮,但他不喜欢,他说他的心,很久以前就被一个人偷走了。
 
当他说这些的时候,我的心总是会莫名的加速,我很想听他说那个偷走他心的人就是我,我也想告诉他我的心也被他偷走了。多少次想开口,却像被什么东西堵着,在对方眼里是好兄弟,大概我们都是这样想。
 
所以,我们之间,闭口不谈爱情。
 
2012年的时候,我22岁,阿十也是。
 
我在一家小医院当实习生,每天忙得死去活来,晚上还得上晚班,做不好就被一整痛骂,不仅要受带教老师的气,有时还得被病人说上几句,而阿十,依然在他那个学校活着大学生惬意的生活,身边的时候女生换了一个又一个。
 
有时阿十会来我实习的医院陪我一同照顾病人,他那张能说会道的最和那张帅气的脸把医院里的女护士迷得神魂颠倒,纷纷都过来找我牵红线,我在医院实习的日子,也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终于熬到实习结束的日子,阿十也毕业了。他在学校当音乐老师,还在外面开了排训班,我顺利进入市医院当上我的白衣天使,我们都很忙。
 
难得闲暇的日子,阿十约我出去吃饭,和他一起的,是他的女朋友,那个叫微微的女孩,他说那是他谈得最长的一个女孩,现在是个舞蹈老师,我笑笑,说郎才女貌啊。
 
坐在她们中间,我吃了最漫长的一顿饭,阿十说我也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不能这么一直单下去,青春是有限的,不然我以后只能去相亲了。
 
我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叫张景阳,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们刚在一起,准备过段时间再告诉他的,现在只好提前说了。
 
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我怕一眨眼,我的眼泪便会不争气的掉下来,我假装有事匆匆逃离了那个令我呼吸困难的现场。
 
我拿出手机,给张景阳发了条短信,说我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高兴得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是不是真的,他说他追了我那么久,终于还是追到我了。
 
我挂掉电话,在人潮拥挤的街头哭得像个孩子,我庆幸现在是黑夜,没有人看见我这般狼狈的样子。
 
—4—
 
2017年,我27岁,阿十27岁。
 
他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等我,一字一句从他口中说出来"我要结婚了。"
 
他的声音很轻很细,却如同一个地雷在我耳边爆炸般,发出无法承受的声响。
 
许久,我说恭喜啊,要当丈夫了,那虚假的笑容挂在脸上。
 
他默默不说话,我们并着排走,像高中时候那般,在这条小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看不见的脚印。
 
许久,他张开口,说了我这一生恐怕再也无法忘记的话。
 
"你一直把我当兄弟对么?无论我身边出现什么样的女生,你都只是祝福我,你就那么傻,傻到看不出来我喜欢你么?身边的人都知道了,你为什么不知道。很多次我想向你表白,叫你做我女朋友,但是你一脸我们不可能的样子让我退缩了,我害怕这层纸一旦捅破了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那次我们一起睡在一间房间,我真的很想抱着你睡,告诉你我爱你,但是你又让我退缩了,你满不在乎我的样子真的让我很害怕……"
 
这些话,让我的心像突然从高空中掉到谷底一般,我何尝不是这样想?但是现在的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他不能对不起微微,我也不能对不起张景阳,我不能让我们的感情,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或许,感情是自私的,但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却自私不起来。
 
我告诉他,我从来都把他当兄弟,我很爱现在的男朋友,我们也是快结婚了,叫他别再想着过去了,好好过好以后的生活。
 
有人得出结论,人每天最低要说六次谎话,在他面前,我净说些大假话,假得连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阿十说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他怕再看见我,就越发难以忘记,我说好啊,当着他的面删掉所有联系方式。
 
"让我最后再抱你一下吧。"他说。我张开手,埋进他温暖的怀抱,泪水将他的衣服染湿了一片,他也在小声的抽泣着。
 
那个陪了我整个青春的人,那个我用了整个青春去爱的人,以后将彻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别了,我爱的人。
 
青春老了,我们也该散场了。
 
作者:夏目的帐中妖
频道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