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青春美文 >

我的青春里最致命一次打击,考了第一被人说成作弊抄的

2017-09-29 09:37 来源:网络 

本网注:原文标题《那年,我曾用努力征服势利的老师》
文/凉亦歌

图片均来自网络

 

来自成人规则世界的颓唐和冷漠,提前给了我一场教训,尽管伴随着难以消逝的疼痛感,荆棘丛生。

 

1.

记得小学一年级,第一次期末考试,我捧回了人生第一张奖状,上面清楚地写着我的名次:第一名。

仿佛有人不由分说地往我怀里塞了一包沉甸甸的东西,从此推不开,躲不掉,可也没有过半分傲娇或得意。

有些事,冥冥之中,就是必经。

从那张小小的奖状起,我就正式开始了这些年踏踏实实的读书生涯。

大概是因了那份暗示般的欣喜,我对读书上学的态度一直是坚定不移的,无论听多了读书无用论还是看惯了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放弃读书,我还是保持着那份初心,怀抱着那份热情。

但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那份懵懂、迷雾般的认知:如果不是当初一直稳坐学霸的位置,我会不会因为这些年某些外界因素而失掉那种决绝的热情,还有那些属于青春的花花绿绿的渴望。

那属于大多数人口中“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渴望,比如单纯的恋爱,刺激的逃课,动感的派对。

很扎心,我都不曾拥有。

 

2.

但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这些似乎又都比不上拿到优异成绩时父母开心的笑容和老师信任的目光重要。于是,考试成绩几乎构成了我青春时代的全部重心。

你知道的,人有了某种资本,就必然会增加某一方面的自信。这种无一失败的傲娇给了我莫大的成就感,以至于在某个莫须有的怀疑面前被直直刺穿心脏,痛得发颤。

那年我读初一,第一次离开家开启了住校的生活。然而敏感如我,想家的感觉就像中毒一般侵蚀着我的骨髓,无法克制。随之而来的,是学习成绩的大幅度下滑和一波接一波的生病。

我在无数个深夜,对着远处楼层闪烁的夜灯孤独地发呆,说不清什么感怀,只是觉得,能陪我到天明的,或许只有它们。

尽管如此,整个上学期,我几乎处于休学状态。

下学期伊始,我的心态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状态逐渐调整过来,学习的劲头和能力再次回升到我的骨子里。

 

3.

原因是我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得知,有次爸爸喝多了酒,那个平时铿锵有力的大男人,竟然对着亲戚朋友抹起泪来:我女儿真的比不上别人了吗?

那句话,狠狠地刺痛了我。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读书这条路,或许就是一个背负,尽管不轻不重,但是需要我用力去拉扯,才不至于背负地太落寞。

我走得坦荡又独立,蓦然有些不知所措。

固然是很轻松地,第一次期中考试,我如愿拿到了第一。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我却意外地遭到了青春里最致命的一次打击。

说起来很好笑,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被人怀疑、不被认可的滋味儿,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却是无法呼吸的痛。

如果在年少,遇到刺穿自尊的痛,那么此后的一生,这种伤痛都不会随着时间而逝。

他只会告诉你,原来自己,也曾经那么软弱平庸过,那么凄凉无助过。

 

4.

那个我平时敬仰的班主任和那个雷厉风行、一团和气的班长,是他们让我明白,原来不是所有的辉煌都是你想当然的美丽,你以为的付出就有回报认可的理所应当,不过是一个人的空欢喜一场。

班长是个看起来很豪迈的女生,可是我却不知道她在饭桌上对着一波人说:“我看xxx能考第一,肯定是作弊抄的,以她的水平怎么可能考的那么好。”

当时我的同桌恰好路过,她没有当场告诉班长我确实是靠实力取得的,而是愤愤地把这件事跑来告诉我。当时懦弱不争气的我还不懂得理解世俗圈套,也没有能力去辩驳或者自慰,只是感觉很委屈,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我哭是因为确实还不懂,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那么多想当然。即使在你眼里所有的努力都该化作希望顺其自然地、无可非议地飞向梦想,可是还是会有不了解的人不买你的帐。而你还必须做到宽容原谅,认真走自己的路,直到对方没有理由给你挡路。安慰自己那些锋利无比的刺早晚会枯萎,鲜花自然会娇艳开放。

只可惜啊,成绩单出来的那节课,那个“绝顶聪明”的男老师当着全班所有人的面幽幽地说:“我看有些同学平时确实挺努力的,不过你这次考第一,下次不一定考第一,这次成绩具有偶然性。”

随着全班唏嘘之后叽叽喳喳地讨论成绩,我趴在座位上,哭成了狗。

 

5.

我知道,他并不是有意说那些话中伤我,因为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普通到从来不曾入他的法眼。

只不过,成年人约定俗成的法则,却那么早地,在我的面前铺陈来,还没来得及做好迎接的准备,就惹了个鲜血淋漓。

如何不留伤痕?

在他眼里,一个孩子的自尊或许没那么举足轻重。以至于那些平时的佼佼者被我超越的时候,他不认为是我努力的水到渠成,仿佛是他们的失利才让我有可乘之机。

听起来真荒唐。

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承认,当时不谙世事的我对他恨到了骨子里,那是属于年少时的轻狂和不服气。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奔腾感充斥在我的心里,告诫我一定要努力,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翻身,那就用成绩来证明自己。

虽然我在背后对那个老师吐槽了无数次,可是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整个三年我都坐牢了学霸的位置,他对我也是各种好学生的优待。我清楚在这场只有我参与的争夺中,终于以我的征服告终。

但很遗憾,我却不曾有一丝真正的欣喜,好像所有的辉煌,都是为了证明给曾经的那句讽刺来看的。

 

6.

因为莫须有的一句话,我拼了命地拘泥于那个学习圈里努力奔跑着,哪怕只剩一丝苟延残喘,努力都不曾掉线。

也是那段成长经历,教会了我理解和感恩。我竟开始感谢那个无心的班主任,那个曾经让我生恨的人。

其实遇到质疑诘难都没关系,只要心存不动不摇的信念,总有一天世界会理解你的不安,然后双手呈上皇冠。我尝试这样安慰自己那颗自尊脆弱的心。

但我想用势利形容他并不过分,因为长大以后,总会有一些无法忘怀的的记忆,像风一般抹不掉,挥不去。

无论如今说出来多么风轻云淡,当时的刺痛也是一辈子无法弥补的遗憾。因为那些隐隐作痛的故事里记录了成长的痕迹,毋庸置疑。

相比之下,那些从一开始就点头赞许的人,理所当然地会让人感到无与伦比的暖。

高中尽然没有初中那么顺利,我又退回到了默默无闻的成绩边缘打转,只是唯一的努力不曾变,因为早就养成了一种习惯。

依然想感谢他,那个曾经用一句无心的话给我换来成长的人。

或许,他正是我在泥泞的浊湖里,“授之以渔”的那个人吧。

 

7.

只不过从没想到,同样的事情,第二次上演,情况却截然相反。

我的高中班主任,是个威严不失温柔的女老师,我和她的熟识,大约也是一次不经意的考试,我拿了第一。

其实出成绩那天晚上我隐约听到了一些同学的揶揄,大意是我是半路杀出的一匹黑马。内心早就无坚不摧的我早就对这些若有若无的猜疑不屑一顾,可是没想到的是,班主任的做法让我再次迎来又一个转折。

开班会的那天晚上,她兴冲冲地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让我来分享一下学习的心得和经验。我说真的,表面冷静无比,内心的激动和心酸早就泛滥成海。因为我想起了那个夏天,同样的事情当时是多么讽刺和可笑。

初中的那次经历一直环绕在我的心上,以至于每次想起,都是扎心般的疼。班主任可能不会知道,她的这份善意的举动给了一个学生多么大的信任和鼓励,更是对我努力的尊重和肯定,同时也彻底解开了当年的那个略带讽刺的结。

那个无眠的夜晚,我喜极而泣。

 

8.

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曾经的刺痛还是如昨日云烟般慢慢飘散了。我也是慢慢地,慢慢地认识到,生活固然荆棘丛生,只不过重要的不是它带来的伤害和诘难,而是它给予的经历和成长。

来自成人规则世界的颓唐和冷漠,提前给了我一场教训,纵然伴随着很难消逝的疼痛感,荆棘丛生。

可是不得不承认,后来的日子,我一直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得见自己,看得见那个曾经被伤害的姑娘,如今面对生活的责难,可以不那么委屈地、懦弱地,躲躲藏藏,而是用风轻云淡的勇气,换来一场不为所动的坚强。

再怎么无法忘怀也好,徒留遗憾也罢,不过是漫长岁月里的小插曲一段,不需要它惊艳时光抑或温柔岁月,只需算作青春的一次洗礼,足矣。

以至于后来的很多年,在读书的这条路上,我依然走的兴趣盎然、欢欣无比。

 

9.

有句话说得好:遥想生活的时候,它是美的形态,投身其中,才感觉锋芒般锐利。

然而,最值得高兴的是,提前预支了那份难得的体验和期许。在这种琐碎和锐利无可预知地袭来的时候,可以多一些勇气,少一些慌张,多一些底气,少一些戾气。

都是第一次做人,哪有谁可以一直过得顺风顺水,不过是接受的态度和勇气不同罢了。

既然知道没有那么多岁月静好,不如提前打磨一些筹码和依靠。

也是无比的幸运。

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因为早就不再慌张和惧怕。只因还有下一句:碎屑和锐利只是生活的假象,犹如玫瑰的刺,扎手之后是娇人的芬芳。

而在那段悲喜交加的青春里,终于,我等来了芬芳。

-End

 

我是凉亦歌~

青春的疼痛,每每想起,都是心痛无比~喜欢记得留下你的小心心哦~❤

么了个哒~~~


作者:凉亦歌

大家爱看
频道热点